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上海孤品网-上海收藏家创建的珍罕藏品交流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2514|回复: 2

中国人站起来了

[复制链接]

8

主题

27

帖子

137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37
QQ
发表于 2016-2-22 21:02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牛博士 于 2016-2-28 11:13 编辑

L--近代史上,可称为“中国人站起来了”的大事,我觉得有三。
一是推翻满清统治,汉族人不再是二等公民、三等公民。
二是抗战胜利,中国是战胜国,联合国常任理事国。
三是毛死了,活捉毛的死党四人帮等。不再搞阶级斗争,努力搞建设。毛造成的非正常死亡,超过XX。造成文物损失,超过八国联军。毛整死国家主席,该判死刑。毛不但整刘、林、彭,还整了一批又一批的老百姓。所谓“地富反坏右”,大多是无辜的。张志新等成千上万人因“恶攻罪”被处死。毛死后,四人帮垮台,全体中国人站起来了!
W--父母给的一个元本,最好时光就那么十来年,不能自己80几年还睡女人,而要子民,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。
X--你从哪儿得出的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XXXX死亡的人数?这样荒唐的非理性的说辞你也信?XX时期中国共死亡约3千万左右,如此计算文革时中国总人口约6亿,难不成那时平均20人死一个?
L--非正常死亡不仅是文革,包括60年代饿死。
X--即使包括也是不可能的。难道8年XX老百姓饿死的会少?简直是荒唐,可笑!
L--你嫌毛整死的人不够多?
X--我只是说你提供的证据不够严谨。
L--有些不需要证据了。你我都是证人。戴素琴这样的好老师都被逼死了,有些人还在为毛唱赞歌!
X--我根本不是你数据的证人,连你都不是!
L--毛整死国家主席该判死刑吗?
X--别东拉西扯。谁都知道文革是错的,是毛犯的严重错误。
W--这家伙经常说,“我动动小指头,就可打倒谁,谁,谁”,这是人(战友,同志,师长……说的话吗?)反脸不认“人”的狼,还不忍如此作践同类。
Lv--说文革是毛的錯误轻飘了些,应是罪恰当些!
W--那年月80几岁正常人都要犯昏,何况权欲熏心,发起神精,太可怕了,希特勒发疯,欧洲大地为之发抖……没什么了不起,我不知如何数落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数理化差生,恋栈不退,自取其辱……哎可惜了前半生。
L--60年代究竟饿死几千万人,确有争议。因恶攻罪枪毙成千上万人,数据我不掌握。反右、文革和历次运动整死多少人,有些尚未解密。那就算毛害死的人只有XX的一半吧。我承认冤枉毛了!徐师兄满意了吧?
Lv--就算人数是少,但害的人是国家的精英,希望!我们小老百姓的父辈这样讲,国民党时代还可以有个人努力,可以跑码头,谋生路,图生活,共产党时代被禁锢,为什么下属对上级唯唯诺诺,指东不敢向西,因为共产党用户口,用分配工作把你的生路掐死了。
Lv--毛上台,人民没了自由。
W--那时“人保科长”就可以在他手中结案,送下级进牢房。
L--有些人喜欢争论被毛害死的人数。但是一家只要摊到一个就惨了!如果戴素琴是你妈,你怎么想?
X--怎么可以如此比喻?假如毛是你攵,你咋么想?哈哈哈!
L--我不会像毛新宇那样白痴
Q--戴素琴是个好好人,但是很难说她是遭受迫害致死的。我记忆中戴死前未遭过同学或老师的批斗,针对她的大字报只有一、两张。
L--Q的记性很好。我也记得只贴了她几张大字报。但这恰恰说明她自尊心极高,环境又极其险恶。……Q啊!我跟你往往从相同的事实得出不同的结论。
X--你不是说被整死的?现在又说自尊强!
L--贴大字报不是整?自杀不是整死?她是在什么环境下自杀的?一定要打死才是整死?她不是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?
X--实际上你现在用的跟毛的差不多,都无限上冈!
L--你是无限辩护吧?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从3千万降到2千万,你就算是帮他辩解成功了?我真的是忍不住笑啊。他就害死国家主席一罪就该枪毙啊。你还帮他辩什么?你要为他辩护,建议另找途径,比如,证明60年代没饿死人,张志新该杀,恶攻罪合理,刘少奇不是国家主席,戴素琴该死,等等……
X--这是你提出的,你需提证据,而不是別人,搞倒了。
L--我要吃饭啦/:eat/:bye
Q--文革中每个人(除一人)不同程度地先加害人后沦为受害者,或先受害后加害。
C--今天群里特别热闹,主角终究是主角也引来铁牛群主偶尔吹泡。隔空打炮,不患染红染黄,趁酒后余兴也来妄议几句。对毛这样的历史上谁也绕不过的大人物的评价,非一言二语能定论。更忌以一己之得失评判之。故我:曾推崇黄仁宇研究历史的大局观。其二历史没有假使,如果。穷天地之际,通古今之变,这才是研究历史所必需的时空观和具实的态度。胡适有七分证据不说八分话的研究态度,是我们应取的态度。其三萨特说存在先于本质。我认为当下的浮躁都是现象先于存在。立身处事须作这样的思考,才能处乱不乱,处变不惊。
W--近9000万人的大党,党外8小党几成摆设。我几草民在此小群瞎咋咋,巳然神经搭错。但愿党健壮(毕竟同族)治国如履薄冰……少犯神经病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

主题

27

帖子

137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37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16 14:44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H--杨继绳在史迪克·拉森奖上的答谢词

尊敬的评委会的先生们,尊敬的在座的女士们、先生们:

我是怀着悲哀的心情在这里受奖的。我为3600 万中国饿殍而悲哀,我为这一人类悲剧发生五十多年后还被掩盖而悲哀,我为因揭露这场悲剧的人们受到压制、攻击、诬蔑的现象而悲哀!

从1958年到1962年,在没有战争、没有瘟疫的情况下,在气候正常的年景,因当年高度集权的政治、经济体制的过错,数以千万计中国人因饥饿而死。死亡前的饥饿比死亡更恐怖:野菜吃光了,树皮吃光了,鸟粪、老鼠、棉絮、泥土都用来填肚子。死人的尸体,外来的饥民,甚至自己的亲人,都成了充饥的食品。
死亡的方式有多种多样,饿死是最痛苦的死亡方式。中国古代有残酷的“凌迟处死”,将人一刀一刀地割死,即“千刀万剐”。这是从人体外部开始剐割,饿死是对人体内部的“千刀万剐”。当年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的中国农民,每天所需要的能量为3400至4000千卡。这些能量是从食物中摄取的。按当年官方统计,中国农民平均口粮定量为每天0.35斤大米(没有油,没有肉等副食品),可发出热量618 千卡。实际上农民是很少见到大米的,只有粗劣的代食品。就算吸收入618 千卡,每天就亏空2782至3382 千卡。人体的能量入不敷出时,首先动用体内储存的“糖原”。体内存储的“肝糖原”和“肌糖原”全部氧化产生的热量不够一天基础代谢(即维持生命最低的代谢)的能量需要。接着就消耗体内的脂肪。消耗脂肪会产生大量的酮酸,可能发生代谢性酸中毒。没有因酸中毒而死的人,脂肪消耗完毕后就分解体内各器官、肌肉中的蛋白质,从而身体干瘦,脏器萎缩。人体内的各种酶、激素和抗体都是蛋白质,或是以蛋白质为原料合成的。酶、激素和抗体没有了,人体就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。自我消耗、自我分解到死亡的时间因人而异,大概有一个月左右的过程。这个过程是非常残酷、非常痛苦的,相当于从人体内部“凌迟处死”。
在极度饥饿的状态下,人体的各种机能下降,在一段时间内饥饿反射极度强烈。由于生存本能的需要,他会不择手段地去搜寻一切能吃的东西。这时,生存压倒一切,动物性压倒了人性。饥饿到极点的人们,为了找到吃的,不考虑亲情、道德、人格和其它后果。据不完全统计,全国人吃人的记录达数千起,其中有吃自己亲人的。

我,作为一名职业记者,作为研究中国当代史的学者,如果回避亲身经历的这一重大悲剧,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,对不起3600 万饥魂。何况我的父亲也是在这场饥荒中饿死的,我怎能昧着良心对这样的重大历史事件视而不见?上世纪九十年代,我下决心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。为此,我走访了十几个省,到十多个省的档案馆看了大量的档案,访问了上百位大饥荒的亲历者。

2008年,我写的《墓碑》在香港出版。这部书没有虚构,没有誇张,每一件事都有可靠的依据。书名“墓碑”有四重意思,一是为在1959年饿死的父亲立墓碑;二是为3600万饿死的中国人立墓碑;第三,为造成大饥荒的制度立墓碑;第四,写此书有很大的政治风险,如我因此书而险遭不测,也是为理念而献身,自然也就成了自己的一个墓碑。
记录中国大饥荒这段痛史,不仅仅是出于我个人人道主义的良知,更是为了保存民族的记忆。一个不敢面对历史的民族,是没有前途的民族。我们不仅要记住美好,也要记住罪恶;不仅要记住光明,也要记住黑暗。强制地抹去人们对人祸、对黑暗、对罪恶的记忆,有可能使民族和国家陷入更深的黑暗。我写这段历史,让人们记住人祸、黑暗和罪恶,是为了今后远离人祸、黑暗和罪恶。

评委会给《墓碑》授奖,体现了评委会的人道关怀。在我结束讲话的时候,让我们一起为3600 万饿死的农民默哀!(全体起立,默哀五秒钟)我为此表示衷心地感谢!这是对中国饿殍远离万里的默哀,是迟到五十多年的默哀,人道关怀超越了时间,超越了国界。超越时空的人道关怀,是地球村和谐共处的必要条件。谢谢大家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8

主题

27

帖子

137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37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17 06:05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孙经先教授指出,根据1953年我国内务部进行的人口的动态调查和1957年我国进行的抽样调查获得的结果,可以估计出我国在1953年——1957年期间的死亡漏报率在16.34%——17.65%左右,据此可以估计出我国在1953年到1958年期间的死亡漏报的总人数大约为750万人。三年困难时期我国实行了《户口登记条例》,在这一过程中死亡漏报是很容易清理出来的。通过进一步的分析,可以估计出1958年年底我国存在的“漏报死亡”人口750万中,大约有675万在三年困难时期被清理出来,并被以死亡注销户籍,由此造成三年困难时期我国户籍死亡人数虚假上升675万人。我国三年困难时期的户籍死亡总人数为共计3,602万人,扣除以上“死亡补报”的675万,则三年困难时期实际总死亡人数为2,927万。以调整后的1957年的人口死亡率为基准,则三年困难时期我国的超线性死亡人数约为366万人。由此可以得到,我国三年困难时期的饥饿死亡人数应在366万人以下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上海孤品网 ( 沪icp备05009349-1 )营业执照注册号:310230600523776 经营范围:收藏品零售

GMT+8, 2020-8-8 06:02 , Processed in 0.314814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